认证拉郎配在线拉郎

我是文手不是车手我是文手不是车手我是车手不是文手???

第二章

约瑟夫来到这里主要的任务就是学习,其他的可以适当碰一下。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每天早上去到上课的学堂,晚上就跟着自己的同学回到酒馆,

  走上楼时,他向下望去。满眼的酒席间女性穿插往来,鼻尖萦绕着的酒菜香气掺杂他不认识的胭脂粉味儿。这是陌生的,也是他好奇的地方,更是令他不得不收敛的;他们不约而同的很讨厌对方靠的太近,不动声色的,慢慢的想后退,隐忍不发,脸上却一览无余。

  以及他来到导师说的酒馆,第一次见到了这里的老板马小姐便记在了心里,她举止拘谨,感觉灵敏。一下子猜出身后的人在做什么。尤其那双眼睛,在转身过来时看着他的时候散发出光彩。就像是常青树上的露珠一般,又好比玉石上的金丝雕琢。

  这种奇异的感觉太过于让人好奇并且迷醉,以至于他希望再一次遇到她,在花园,在书店的哪里,或者在某栋二层的小楼。把玩着小扇,扇尾玉石摇晃,猛地将扇一收,眯眼挡在唇前似笑非笑。华夏女子的内敛羞涩尽显。

  老天,她可真是华夏的维纳斯。约瑟夫有时候真的忍不住想这么夸奖她。这种夸奖好像又被老天听到,导致他们再一次相遇。只是这种相遇不太符合他的幻想,他们在客人稀少的夜晚,两人在楼下偶遇,马小姐那时在算账本,不经意抬起头时唤了一声。

  “晚上好。”她赶在约瑟夫向她问好时回了一句,然后又低头,手指在算盘上动。珠子碰撞之间她眼睛紧紧盯着本子里的内容。眉头微微挑起,不经意间松了一口气。身边的麦子站着,时不时的看眼老板娘和他之间。显得十分在意。

  “唔,你想要聊天吗。”她将账本收起来,微微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你想问什么都可以。嗯,我不太在意的吧?”

  “我的名字吗?”老板似乎有些吃惊:“我的名字一直写在板子上,估计是麦子想要捉弄先生的吧。”说罢,她便随手在纸上写了名字。

  马耳娣,这是她的名字。在他看来奇奇怪怪的。

  “啊,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比如我的眼睛……和我父亲有关。我的母亲眼睛的确是黑色的。哇!”

 她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下差点倒下去,约瑟夫发觉自己离得太近,老板娘显然并不喜欢这种,身体往后仰了下躲避他,顺便抬手拿起了扇子挡在两人中间。

  “你这样可不礼貌。”老板娘显然生气了,扇子抵着他都能感觉到对方推拒的力道,不大,但是绝不允许他再接近一步。

  “抱歉。”马耳娣脸色好了点,将手中棕黑色的扇子放下来,放在自己身前。

  “不早了,有什么我们有空接着说。”马耳娣拿着扇子轻轻敲着手心,略一迟疑,轻轻摇了摇头。

  “晚安。”她最后这么说,显然是不愿意再聊下去。那双眼睛盯着约瑟夫,很有礼貌的请他回去。他能感觉到她的目光一直送到自己的身影在拐角处消失才收回去。而他则上楼时经过走廊,迅速向下撇了一眼。

  她又低下了头,收了收身上柔软的斗篷,别着发卡流光溢彩。忽而抬起手轻轻的揉眼睛。埋在大衣下的身子抖了抖,让一直陪在身边的麦子搬走资料。

  那次他辗转难眠,满眼都是她碧绿色的眼睛。再一次看到的她的眼睛如他所想的一模一样。青翠可爱,不掩情绪,令他在画纸上留下了自己想要的颜色,转而又盯着那翠绿,在里头缀上一点黑,一滩清水。带点不满,一点希望见到她的迫切将这张画纸收藏起来。

第一章

那年梅花落,残留点点的雪块沾着纸。约瑟夫临行前仍旧忍不住向后面看了一眼,那繁华的地带已经冷静下来。在初春的朝阳下静静伫立,而他更在意这城中的一条笔直的大路。因为它的尽头通往他心中留恋的那间楼房。

  楼房里住着他绿宝石眼睛一样的少女,摆弄着的扇子下玉石摇来晃去。与她的眼睛相互辉映,等回过神来,她嚼着笑轻轻的挥了挥手。

  

  

  

  那年是寒冷的。

  梅花绽放正好,点点雪压在花枝头上,摇落花枝,向远处看去,就是他此行的目的地,繁华的城市就出现在他的眼前。约瑟夫混在外来的洋人学生团里面,一色都是裹着棕灰的大衣裹着暖白的围巾,与城里鲜红成群的人显得格格不入。走进城门,他们总是引人停留,住在这里的黑色头发的居住者好奇的打量他们的皮肤,或者偷偷的瞄过他们的头发和衣服。

  “看看……那脸儿可真像地上的那堆雪。”

  这可真是不礼貌的修饰。那时约瑟夫只这样想,他与这一批口中的洋人目的一样。只是听从了命令前来学习,约瑟夫那时自认为自己学习华夏的语言已经足够,至少他觉得只是差了法语一点,直到他第一次交流之后。

  瞧着对方忍不住笑的表情,瞧着她手里的扇子,少女倚着柜台。她看着实在是不大,只有十多岁,眯着漂亮的绿宝石一般的眼睛在那儿笑。她一定听懂了什么意思,只是假装不知道。撑着桌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她的笔墨掉在桌上。

  “嗯,你说这个字。是什么字?呃,我可没有捉弄你的意思。”她调笑着,最后写了个“越”,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她又填了两字说声好了,收拾好自己的表情,转身带着他上楼去看。

  约瑟夫,她真的有把这三个汉字写好吗?

  “这里没什么规矩……你要记得晚上早点回来就行……不早自然也没人拦你。只是小心些。”少女的手放在前面,踩着的高跟鞋滴滴答答,腰身上的鲜红布料细滑见得到暖暖的黄光。走那么一步都已经扭出了褶皱,连鲜花也跟着开闭。她应该不喜欢被人盯着看,即使背后的人没什么意思。她停下来,将手抬起来,偏头看了过来。好似绷着脸,眉间皱起,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这是为你安排的房间,”少女指了指那扇紧闭的门,拿起钥匙打开了它。身上的布料光辉在进入房间时褪去光辉,然后又被她打开了电灯而被点亮了开来。

  “啊,早就打扫好了。你只要把行李搬进来就好了,要点什么可以下来说。一定有人会上来帮你的。”少女打开百叶窗,顿了下:“有时候我这个老板也在。”

   她说罢便就退出房间,留他一人站在房里。半掩着的门后再次响起滴滴答答的声音,偶尔还会夹杂几声轻轻的斥责。便再也没有任何声响,楼下的人声阻隔在外,打开了门听起来也只有闷闷的回应。老板似乎已经忙开了,他能够听到略带点急促的水滴声徘徊不止。而他独自将行李放好。

  他自己并不想下去。走到窗子前向下望去,底下灯光摇曳人来人往,看来好不热闹,往下看去。那位女老板猛地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看不太真切,只看着她不动声色的把门口的纠纷解决,那模样他可真想好好的看清楚。

  约瑟夫亲自下楼,少女没有理会他。径直掠过他走上楼梯,看来她不在。

  “你说老板的名字?”员工抬起头想了一会,然后点点头。

  “马小姐。以前我们这么称呼她。”

  “小姐看起来可不像这里的人啊,但是她就是这店的老板,真金白银的真。”员工将他的摆饰放到桌子上。

  “这是画画的东西吗?我以前看过几个客人带上来过。”

【黑兰】点文

莫让人走了歧路。无论从情还是途。

  花小兰自封印黑狐王以后总会来到这地方。

  依旧是那片地,曾经毁坏的痕迹复又被草木覆盖起来。看似一直没有变过,唯有那鼎钟身上缓缓爬了些藤蔓告诉她,故事才结束不久。黑狐王重新封在这里往远了算也不过三年有余。

  老天,看来她又不自觉想到了这里。花小兰自结束了封印黑狐王的事情以后是三人种最为悠闲地女郎,身处闹市背负女侠名号,仗义出手,小龙小虎在此之后也是各自为途,前不久刚来消息称要好好聚下。

  花小兰站定在钟前,再看这钟已然多了别番滋味,一点自豪,一点感慨,一点虚幻。总是她面对这钟时会升起来的感觉。又带点愧疚,疑惑,以及若有若无的不舍。那时黑狐王临近绝境时冲过来紧握她的手,本以为会因为她让黑狐王再一次溜走。不曾想黑狐王硬生生的受了一击,绝处逢生的机会就此断绝。

  “不!不!不!”

  黑狐王逃出妇人的身体,几近癫狂,怒吼着在空中乱窜朝她冲过来。妇人倒在了她的怀里,手软软的松开,花小兰赶紧接住妇人后退到后面躲避。其余人借机围攻,将他捉起来关了进去。花小兰并不闲着,将妇人往后交了别人就帮着朋友封印。

  哪知手不慎一抖。花小兰便看到了钟在眼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又陷入过往的回忆之中,几年过去,花小兰与当初大不相同,虽仍旧爱笑爱闹。但想得更多,有时还陷进去回不了头。这也是她常来的原因,花小兰瞧这钟上的“佛”字。仿佛能够听到黑狐王在其中撞击钟鼎,竖起耳朵。又只有鸟鸣草动,她伸手去摸。只摸到藤蔓敷在钟上的感受,黑狐王不可能在破开封印冲出来。这太平至少可以保持很长一段时间。

  但她并不如此,黑狐王封印在这前先乱了她的心,那句见过她萦绕在小兰的内心总是不去。

  想来这也是她想来的原因罢。每每来到这里时,花小兰呆上一刻钟便走,并非释怀,也非其他。只是觉得待在这里可以让自己平静又心安,仿佛陪着她的是自己家人。黑狐王的话又慢慢的蹭上心头。老天。她真的不想再想起这种事了,想去去不掉,黑狐王的话依稀在耳边围绕。花小兰忍不住抬手,顺着藤蔓往上,她似乎听到了黑狐王的呼唤。是发现了自己吗?

  花小兰没有回答,踮起了脚尖往上。钟鼎厚重,除非重击否则发不了声,此时此刻她却听到了沉沉钟鸣,在山间回荡,悠远流长,仿佛溪水从鼎内流出,一路远去。又似低语,一声低过一声,一叹长过一叹,一盼又期过一盼。最终归于沉寂,仅留余味缠绵,久久不散。

  花小兰不禁抓紧藤蔓,又松开慢慢退回来站着。她转过身,试图回应背后的人。

  “小龙!小虎!”

  身后的钟突然被什么狠狠的撞了一下。

      小兰僵在了原地,只听钟声自耳边回荡,看到小龙小虎同样停下脚步为之震慑。三人面面相觑,直至他们大笑出声。不禁都站到一块,大谈特谈,即使多了几分拘谨也仍旧其乐融融。

  他们弃钟而去,重聚少林。




群内好友点文【史上最卑微群主在线被催更】

亲各位要加群找不到的小可爱可以通过这里的二维码扫描加入啵@禾祭子 我来了我来了

时空终于出本了……

交出你的钱包来!!!

禾祭子:

时空合志《time-relic》开始预售

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612485211408


预售群:1060439804


正文目录


【锁玥】《黑天鹅与神》


“你为什么要骗我!”


      玛尔塔愤怒的吼声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上空,她听到自己的回音,突然觉得自己是那样可怜,那样可悲,甚至有点可笑,她深爱的约瑟夫,她为了他,回到这绝望之境,而他,居然是亚兹拉尔幻化来骗自己的!


      “我想把你留在身边,玛尔塔,我说过了,你永远属于这里,属于我。


      亚兹拉尔语气平静,深邃的眼眸中却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痛,他盯着玛尔塔的眼睛,泪水将它们点缀得更加透彻明亮,对他来说,她连哭泣都具有神奇的魔力,拉扯着他那颗原本冷漠麻木的心,一次次变得暖起来。


【拉郎配在线拉郎】《DANDELION》


      我遵从玛尔塔的愿望,来找到她剩下的对她特别重要的人。代她说几句话,其实,我本应该更早从这个充满痛苦的地方离开。从任务结束的时候,永远都不回来。”


      但是,我还是回来了,怀着愧疚和想要报答的心意,我在小镇上一路询问寻找,最终找到了这里,找到了她的邻居,和他的后花园。”


      我找到了您,先生。把她的过去都告诉您,以及她已经离开的消息。说完这一切我也该走了....呵,有句话,差点忘记说了。”


      对不起,这是对您说的吧?”


     “先生。您怎么哭了?”


【鸽子】《霜色森林》

当玛尔塔束好头发,穿着深紫色的礼服款款而来时,在场的人都不得不承认非常惊艳。殿下虽然年龄不大,但那种优雅和从容是与生俱来的。她的长相没有同龄的公主那么甜美稚嫩,反而显得清秀、倔强。她有一双和她父亲神似的褐色眼眸,里面带着贝坦菲尔家世世代代未曾磨灭的勇敢和坚定。


  这是个特别的继承人。总有人私下说她因为缺少束缚而自由任意得过度,但这个女孩身上流着贝坦菲尔家的血,就注定她会以霜色国度辉煌的未来回击流言。


  只是还要等一阵子罢了。


  乐曲奏响,小提琴悠长的回音伴随着钢琴曲温柔的旋律环绕了舞池,而跳动的烛火和微醺的笑容温暖了秋季的黑夜。在和来自他乡的舞伴跳完一曲后,玛尔塔提着裙子退出了舞池,神不知鬼不觉地含了一颗樱桃在嘴里。然而就在她感叹樱桃的甜美时,有人朝她走来,微微躬身向她伸手:


  “尊贵的殿下,我能邀您共舞吗?”


【糖霜】《灰色恋时》


约瑟夫手持长剑,背后的枪声与敌人的嘶吼声在他耳边翻滚,但他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心安。


他们是游走于黑白之间的叛逃者,注定不被他人接受。


约瑟夫无法给玛尔塔蔷薇色的恋情,但他愿意亲手为玛尔塔创造一个时空,一个即便是杀戮机器也能得到自由与幸福的时空。对于他们来说,黯淡无光的灰色,却是比任何一种颜色都要璀璨夺目。


      

【咖啡】《风信子寄语》


月光洒落在他身上,俊美的青年静立着,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狄俄尼索斯的雕像,他的葡萄酒杯中却没有欢乐,略带沉郁的目光投向那阴翳深远的夜空。


玛尔塔安静的倾听着约瑟夫的诉说,房间里的留声机传出悠扬的乐曲,那是一首略带哀伤的小夜曲,小提琴奏出的曲调幽静凄凉,宛如在夜间弥漫的雾气中散步。


真相埋藏在时光的深处,朦朦胧胧,若隐若现。


【诺斯】


话说回来,巴黎是个美丽的地方。


在她的记忆里,那儿有高耸的埃菲尔铁塔和静谧的圣母院,那儿的夕阳倒映在河面上的景象很美,像成群结队的火烈鸟栖息在平静的河面上。


可直到此时,她才发现,任是哪种美也不能够永恒。法国大革命是无比残酷的,它毁灭了这里美丽祥和的一切,只留下无尽的痛苦。生长在和平年代的玛尔塔,此时才终于见到了约瑟夫口中的,“人性中最黑暗的一面”。

【时空】首尾

  我的朋友最近有点奇怪。

  奇怪到连我都变得奇怪了。

  玛尔塔总是能够察觉到约瑟夫那点不一样的意思,感觉到两人之间尴尬的氛围时不时的干扰她的思想。以至于每次她赢了对方也觉得羞愧和想逃之夭夭。

  这种滋味真的难受,在没有这种奇怪的感觉之前,玛尔塔能够感觉到和约瑟夫呆在一块的愉悦,对方不会特别明显的表达。不,就是根本没有对因为搭档是女性而感觉到拖累,虽然每次切磋下手时总是故意出错。直到被玛尔塔修理了一顿。才真正的拿出了实力。但总的来说,玛尔塔还是很喜欢这个伙伴的,前提是对方不要像现在那么肉麻。不用那种担心的目光在战斗的时候看着自己。

  尤其是最近两人坐在一块的时候以前没有的沉默如今已经充满在了双方之间,不自觉的都远了距离。两人无话可说,背对着看散场之后的树林里夕阳遍布,在玛尔塔忍不住站起来告别的时候,她向前走了几步。约瑟夫忽然请求她等一下。

  “玛尔塔!”

  “干什么?”对方急匆匆的,对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玛尔塔不禁将手在手腕上握紧了,感觉到什么似的:“不说,我就先走了。”以后就快步离开,然而她能够感觉到,在自己逃跑之后,对方站在原地的,尴尬的神色。

  玛尔塔不止一次感觉到这层意思。只是她一直不敢承认和接受,欲言又止,小心翼翼。在双方并肩走在一起时那种不自觉会感觉到心跳的异样。然后她会慢慢挪开一段距离,不敢转头看着对方。她能够感觉到约瑟夫肯定也是关注着的,在她离远了距离后自己虽然没有动。但是加快了速度催她跟上。

  他们切磋的次数也减少了。比起跟约瑟夫,玛尔塔或许更喜欢跟别人比一下。毕竟对方又开始放水。在剑碰到自己之前约瑟夫就已经把剑强收回来而暴露弱点导致自己倒地失败。玛尔塔抵着对方的脖子,见对方及时用武器挡住了自己的攻击。

  她忽然没了兴趣,把剑一收,从对方身上爬起来后,扭头离开。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尤其是约瑟夫的保护,只要她受到威胁,哪怕那威胁来自于他自己。他也会冲出来保护自己。

  感觉被小看的不舒服,玛尔塔独自一人面对着墙壁站了一会。踱着步慢慢的走向外面,背着手。玛尔塔将手握在一起抬起头,手臂抵着腰间的剑,看着漫天星辰发呆。然后停下来站住。

  她张了张嘴,然后抿着。不多时背着的手慢慢的松开,然后按着腰间的剑,玛尔塔忽然生出不甘的心情出来紧紧咬牙。

  “混蛋——!”

  约瑟夫的剑挡住她转身的攻击,她向前一步,只见约瑟夫单手握剑,身体向后仰,一只脚在后,硬生生的停住。双方僵持在地,玛尔塔的手微微颤抖,她显然生气极了。倔着不肯放松一步,一定要把对方摁倒在地才会开心。

  “玛尔塔,你怎么了?”

  “连你也小看我是吗?!”约瑟夫脚下一松连连后退,接下几剑。随即稳稳的控住对方。

  “玛尔塔,你先告诉我你最近怎么了?”

  “我……!”玛尔塔攒足了力气,直至将对方再次逼退了几步才勉强松了口气,手有点软:“我不服气!连你都小看我是不是?”

  “小看?我根本没有!”约瑟夫一惊,忙将对方控制住:“你冤枉我了。”

  “每次用那种担心的眼神看我……约瑟夫,我不用你那么保护我,我自己可以打败任何人,包括你!”她看着约瑟夫的表情震惊,握着剑的手颤抖不已。

  “我讨厌你这样,约瑟夫。我有多喜欢你以前的样子就有多讨厌现在你的样子。我讨厌你这样小看我。”

  约瑟夫看着她嘟嘟囔囔。

  “你以为你现在对我放松可以保护我……以后上战场的时候那些敌人可不会!”玛尔塔再也无法控制,对方退的越厉害她就攻击的越狠越快。

  约瑟夫忽然站定直面对上。

  “我明白了。”

  剑刃交接那一瞬间。玛尔塔觉得对方力量大的可怕。将她的剑挡开甩去,自己也没了控制停下的力道向前倒下,然后那剑没了阻碍立即朝自己而来。她直觉输定了,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攻击快要碰到自己而无可奈何。玛尔塔感觉到自己弱的不行。

  她想象中的失败狼狈不堪的模样没有出现。约瑟夫的剑被丢在一旁发出町楞的声响。随之而来的是约瑟夫在她耳边的低语。

  “我感到很抱歉。”

  然后她落入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

  






情人节了总得意思意思。

毕竟我是狗我cp不是对吧。🌝

  

 

时空都出本了不考虑来一本吗【不灵不灵】


禾祭子:

时空合志《time-reilic》一宣


第五人格同人:摄影师x空军


文段预览:


【锁玥】

你为什么要骗我!”


      玛尔塔愤怒的吼声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上空,她听到自己的回音,突然觉得自己是那样可怜,那样可悲,甚至有点可笑,她深爱的约瑟夫,她为了他,回到这绝望之境,而他,居然是亚兹拉尔幻化来骗自己的!


      “我想把你留在身边,玛尔塔,我说过了,你永远属于这里,属于我。


      亚兹拉尔语气平静,深邃的眼眸中却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痛,他盯着玛尔塔的眼睛,泪水将它们点缀得更加透彻明亮,对他来说,她连哭泣都具有神奇的魔力,拉扯着他那颗原本冷漠麻木的心,一次次变得暖起来。


【拉郎配在线拉郎】


      我遵从玛尔塔的愿望,来找到她剩下的对她特别重要的人。代她说几句话,其实,我本应该更早从这个充满痛苦的地方离开。从任务结束的时候,永远都不回来。”


      但是,我还是回来了,怀着愧疚和想要报答的心意,我在小镇上一路询问寻找,最终找到了这里,找到了她的邻居,和他的后花园。”


      我找到了您,先生。把她的过去都告诉您,以及她已经离开的消息。说完这一切我也该走了....呵,有句话,差点忘记说了。”


      对不起,这是对您说的吧?”

     “先生。您怎么哭了?”


【鸽子】

当玛尔塔束好头发,穿着深紫色的礼服款款而来时,在场的人都不得不承认非常惊艳。殿下虽然年龄不大,但那种优雅和从容是与生俱来的。她的长相没有同龄的公主那么甜美稚嫩,反而显得清秀、倔强。她有一双和她父亲神似的褐色眼眸,里面带着贝坦菲尔家世世代代未曾磨灭的勇敢和坚定。


  这是个特别的继承人。总有人私下说她因为缺少束缚而自由任意得过度,但这个女孩身上流着贝坦菲尔家的血,就注定她会以霜色国度辉煌的未来回击流言。


  只是还要等一阵子罢了。


  乐曲奏响,小提琴悠长的回音伴随着钢琴曲温柔的旋律环绕了舞池,而跳动的烛火和微醺的笑容温暖了秋季的黑夜。在和来自他乡的舞伴跳完一曲后,玛尔塔提着裙子退出了舞池,神不知鬼不觉地含了一颗樱桃在嘴里。然而就在她感叹樱桃的甜美时,有人朝她走来,微微躬身向她伸手:


  “尊贵的殿下,我能邀您共舞吗?”


【糖霜】


约瑟夫手持长剑,背后的枪声与敌人的嘶吼声在他耳边翻滚,但他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心安。


他们是游走于黑白之间的叛逃者,注定不被他人接受。


约瑟夫无法给玛尔塔蔷薇色的恋情,但他愿意亲手为玛尔塔创造一个时空,一个即便是杀戮机器也能得到自由与幸福的时空。对于他们来说,黯淡无光的灰色,却是比任何一种颜色都要璀璨夺目。


      

【咖啡】


月光洒落在他身上,俊美的青年静立着,就像古希腊神话中狄俄尼索斯的雕像,他的葡萄酒杯中却没有欢乐,略带沉郁的目光投向那阴翳深远的夜空。


玛尔塔安静的倾听着约瑟夫的诉说,房间里的留声机传出悠扬的乐曲,那是一首略带哀伤的小夜曲,小提琴奏出的曲调幽静凄凉,宛如在夜间弥漫的雾气中散步。


真相埋藏在时光的深处,朦朦胧胧,若隐若现

【时空】:放完就跑

玛尔塔来到一处神秘的广场,广场的另一边用弯弯的矮墙围起来,攀爬的藤蔓,暮色将四周包围,渐渐的,广场周围亮起了灯火。人声渐起,影影绰绰看不真切,慢慢的在玛尔塔身边聚集起来。

  到处是人声喧哗,是他们在发出笑声和话语,她身边是空空荡荡,是因为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都依偎着身旁伙伴走路。这是一场舞会。玛尔塔站在人群中间,不禁心脏跳的特别厉害。

  她没有舞伴配合。只能尴尬的立在舞池里听乐曲悠扬欢乐引人起舞,看身边舞伴在灯下旋转时嘴巴会惊讶的张大,露出好奇的色彩,星星点点的灯火闪烁在周围,广场气氛一派梦幻,安乐。人们都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除她之外,玛尔塔在来到这里之前,根本没有想过这里有一场舞会。她是应了一封写的极为缠绵恳求的邀请信来到这。

  ……来到了这里,请过来吧,我什么都满足你。

  于是她来到了这里。享受尽了被人注视的滋味。

  参加舞会的人群抢占了广场,在它的地方不停的跳起舞来。玛尔塔不想继续呆在这里。她有些烦躁了,将裙边捏了几下提起来要跑走,舞池旋转的人又在她跟前堵住了去路,一波接着一波,每一个队伍每一位绅士淑女。她被迫退了回去,身后被人轻轻的抵住,一双手压在肩上。玛尔塔转过身去。

  她见是一位华服少年,面对她,带着面具看不到脸。少年停了下,俯身,朝她伸出手。

  玛尔塔可以想到他的微笑,少年头微微垂下在胸口前,摆出有礼的邀请的姿势,而在下一秒就抓住了她伸出去的手,将玛尔塔拉近了跟前。几近强迫,将她得手搭在肩上,搂着玛尔塔的腰。两人隐没在人群里。舞会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涌动着要分开,转过脸四处查看。

  玛尔塔吓了一跳,她看到了什么,没有五官的脸,柔软的塌下来的皮肤。翩跹的裙摆和扭动着要跳起来的,新一轮的乐曲。

  少年抓紧了她的手,没有提醒也没回答,乐曲响起来的那一刻玛尔塔连等一下都没办法说出来。脚步匆匆忙忙的跟上少年的舞步,收回目光,她看向少年被面具遮挡的面容,看他在舞蹈时后面时不时露出来了的发辫,她一人被紧握着的手。她向前倒了一下差点难看,刚要转过头看是谁,少年将她的头按住,不让她去看背后。只能听到对方颇为可惜的抱歉。

  “是谁?”玛尔塔忍不住问道,她听到了呼吸在头上徘徊着不去,然后又慢慢的吐气。

  他跟着人群游走在其中,慢慢的,他放松了,然后舞步渐渐不对劲,高潮来临之前,它爆发了不一样的鼓声。

  “请抬起头来。”少年忽然请求她,自己低下了头,将她放开。伸手手拿起了面具,露出了嘴唇。

  他低头亲吻了玛尔塔的嘴唇,极快的离开了她,两人相对无言,鼓声恰时又再次响起。少年发愣,玛尔塔转过头,见天空烟火灿烂,他们挤在里面。而她被抓着的左手下意识的抓紧了对方。

  他们没有说话,人群涌动间断开了一条路,出现了钻出去的机会,玛尔塔被推了一下,就开始向前跑,带着那个少年,后面的人跟不上来——她感觉到手一下子就空掉了,转头。少年手拿着面具,慢慢抬上去,模模糊糊看不真切的橘色荧光在他背后,他露出了他的脸。

  

  玛尔塔吃了一惊,对方在光火里露出一个笑容。身边的宾客又看不清面容了,玛尔塔离他们越来越远,渐渐的人群又隐隐绰绰。暖融融的橘红色化作浅淡又稀少的明黄色光点,愈发远而小的声响。它消失不见了。而她感觉到有人扶着。

  玛尔塔看到天边已经发白,自己依靠着树站着,背后被阳光布满,雾气薄薄的又阻挡阳光。露珠停在她的鼻尖和嘴唇上,她面对着一片野草横生的圆形空地。双腿扎在它们之间,荆棘埋在里面。划伤了她的腿。

  她手里紧握着的邀请,写着的地方居然是荒芜之地,很明显被骗了。

  现在只能回去原来的地方,将信件揉成一团抓在手里,走了几步,转过头又看看那片草地,仿佛在看对她微笑的少年还站在那里,见到她回头行了个礼。

  他的手里拿着一只面具,面具散发出金属一样的光泽,就是这只面具遮住了他的脸,用别人的面容面对她。现如今抬上去了,少年的双眸露出。

  他的双眸清澈又多情,仿佛晚霞那般黑夜白天分不清楚,冷暖都搅和在一起。荧光在他眼里跳跃停留。也在他的银白色的头发之间流转映照,少年的嘴唇微微一动。

  

  她睁大了双眼。

  

  天边的晨光又添几分,将剩下的黑夜掩藏。玛尔塔略微收拾了下身上,离开了这里,带走了信件。

   她似乎见过他……








只要在过年我就算贺文

噫,我大概是非得比较特殊的那个了,玉麟香腰大腰子都来了还抽不到年年有余。

【扭蛋给我个心也不愿意直接给我条🐟呗。】